华为等需要清醒看到,它们虽然能够实现领先全球的具体突破,但这些突破的领域还很狭窄,支持这些突破的要素有一些仍受制于美国和西方,因此这些突破还有一定的脆弱性。美国和西方仍然掌握着高科技孵化的绝大部分条件,美国开展尖端技术竞争的综合能力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是全球最强的。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证券时报网 赖少华